大连圣亚(600593.CN)

大连圣亚股东会变“武斗”现场 董事毛崴被连夜送医

时间:20-09-08 18:04    来源:网易

本报记者 李勇

9月7日临时股东大会结束后,大连圣亚(600593)传出“打人事件”,有视频显示公司董事毛崴及杨渭平方股东代表许师浩在冲突中受伤,被120紧急送医。

磐京基金一位工作人员提供给记者的冲突视频显示,毛威被送上救护车

9月7日晚10时许,《证券日报》记者赶到毛崴及许师浩的收治医院大连医大二院,在急诊科留置观察病区,记者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毛崴一只手打着吊瓶,另一手在打着电话。据在现场护理的磐京基金总经理钱腾介绍,毛崴已经过CT、DR等一系列检查,当时的主要症状是头晕和腹疼,后脑部表层还有瘀伤。

在交流时,还曾有一位女士过来说毛崴还要再做一系列的检查,当晚可能需要留置住院。

另一位受伤者是杨渭平的股东代表许师浩。据一位自称杨子平股东代表的年轻男子表示,许师浩也在医院留观,杨子平委托其来照看。

“你们走得太早了,错过了很多内容。”在交谈中,这位自称杨子平股东代表的人告诉记者,他知道股东大会开完是不能在里面待着的,在会议结束后,他走在记者身后,也准备离开。在去卫生间洗过手后,他看到公司监事于明金带着很多人上楼,并要求他马上离开。因杨子平当时还在楼上,他便跟随安保人员返回会议室,看到于明金带领安保人员进入会场要求清场,并强行将毛崴、杨子平等人带离会议室。

“本来他们是计划开董事会的,还没开上,就闹出了这样一幕。”杨子平的股东代表讲到,杨子平最终被两名保安“架”出了公司。

在医院时,磐京基金一位工作人员传给记者两段视频,其中一段显示杨子平当时已在大门外,杨子平的股东代表也被两位保安推出大门,随后许师浩被抬出了大门。另一段稍晚一些的视频显示许师浩在钱腾陪同下坐在门口,毛崴被担架车推出,并送上了急救车。

“由于一家股东只允许一名代表进入,我当时并没有进入会场,一直在门口外面,后来就看到了这样的事情。”钱腾告诉记者,“哪怕今天没有重大伤病,作为一个投资客来说,你在这个地方投资,有这样的遭遇,无论在情理上,还是在情绪上,也都是满糟糕的。”

离开医院后,记者又来到不远处的大连圣亚,当时公司大门紧闭,一名安保人员在门口取到外卖后就返回了院里。除了楼上一间房的灯光亮着外,办公楼其他窗口都是黑的。大约晚上十一时半左右,公司当日会议的相关决议公告在交易所网站上已经披露出来。

“事情发生之后,我们也向现场的工作人员进行了解,工作人员均否认动手打人。”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警方已现场处置,并要求调取相关监控,9月8日上班后,我们将尽快调出现场视频,以还原事实真相。”

另据这位工作人员介绍,许师浩除了是大连圣亚股东杨渭平的授权代表之外,也是杨子平公司的财务总监,此前曾代表杨子平参加大连圣亚的战略委员会会议,还曾被杨子平提名为公司的财务总监人选。

9月8日上午,《证券日报》记者再次来到大连圣亚,公司负责安保工作的于明金告诉记者,公司保安自始至终都没有打人的情节。为保障会议顺利召开,公司制定有安保应急预案,相关预案也已经与公安及监管部门事前进行过沟通。在会议结束后对不听劝阻的滞留人员进行清场驱离,也是预案中既定的内容。

“把毛崴抬了出去,这是事实。”于明金表示,在抬到三楼到二楼的楼梯时,正好遇到警察,公安人员要求把毛崴放下,保安把毛崴放在地上,警察来了后,就没再参与,后来毛崴被120的医护人员用担架抬上了救护车。

不过就毛崴方面的相关人员表示,混乱中,毛崴似乎被人用拳头击打着后脑,并被保安摔在了地上。于明金对相关情况进行了否认。对于当时楼内现场的具体情况,记者目前还未获相关视频或监控材料。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双方争执的主要起因是部分董事想在会议室里接着开董事会,由于事先没有接到通知,公司也未做相应安排,而且已经早就超过公司下班时间,所以安保人员未同意在会场继续开会,最终引发冲突。

在当日股东大会现场,记者注意到一份大连圣亚工会发出的【2020】03号文件,公司职工代表大会通过一份关于民主选举增补公司职工代表董事和职工代表监事的决议。在当日晚间披露的董事会七届二十三次会议决议显示,最后经通讯表决的此次董事会所审议相关事项也正是针对这份文件,公告中董事会对公司章程进行了解释,澄清公司工会无权通过补选职工董事、职工监事剥夺法律赋予股东/股东大会的合法权益。

延伸阅读

奇葩“喊麦”荐股带出连续跌停 小散4天暴亏4成

创业板低价股全线反弹!"医药界茅台"跌停

向东南亚网约车巨头Grab投资30亿美元?阿里:不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