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圣亚(600593.CN)

大连圣亚暴力冲突现场 传来收割机的轰鸣声

时间:20-09-09 18:36    来源:新浪

老股东爱上套现,新股东热衷违规:大连圣亚(600593)暴力冲突现场,传来收割机的轰鸣声

来源:市值风云

参考磐京基金等股东举牌过程中的违规表现,以及毛崴被立案调查,你指望他们能给上市公司带来什么优质资产或质的改变?呵呵呵呵呵,不过又是一波韭菜收割而已。

从两个月前陷入内斗风波,到如今升级为暴力冲突,不负众望,大连圣亚(600593.SH)终于有资格入选2020年度资本市场最高级的瓜了。

作为一名常年热衷吃瓜的群众,风云君怎能置之不理?废话不多说,开始看表演。

一、谁的圣亚?

开始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此次事件的双方,分别是:星海湾投资和磐京基金。

其中,星海湾投资是大连圣亚传统的实控人,最终控制方大连市星海湾开发建设管理中心,是大连市政府派出机构。

1、神秘的举牌人

咱们今天就先从磐京基金的公告举牌开始说起。

磐京基金早是在2019年5月9日开始增持大连圣亚的,并于当年7月4日首度对大连圣亚举牌。第一次举牌后,磐京基金持有大连圣亚5.20%股权。

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到2019年7月27日,磐京基金又连续两次举牌大连圣亚,分别增持了4.87%、4.89%股权,合计持股比例已经达到了15%。

这个持股比例,明眼人都知道是奔着控制权来的。

但面对交易所的问询,磐京基金曾多次明确表示,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不感兴趣。嗯,美女老子见得多了,根本没想法。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却很诚实。磐京基金的增持持续到了2020年的7月15日,最终拿下了上市公司18.71%的股权。俨然一副野蛮人的角色,随着基金的一路增持,大连圣亚虽然业绩乏善可陈,但是股价却一路高歌猛进。

话说,磐京基金方最终能对上市公司实施重大影响,还离不开一个重要的角色,那就是杨子平。

杨子平最初是在2018年经卢立女提名进入的董事会,当时大连圣亚可能也并未意识到危机,一个董事能撒子嘛。

但是,虽然杨子平也一路增持上市公司股票,目前持有上市公司5%的股权。杨子平的一路增持也并未引起大连圣亚的警惕。

卢立女这个人就相当神秘了,2017年突然出现在当年年报前十大股东名单里,然后又在2020年的半年报中消失了。但是,既然有提名的行为,说明双方的关系不简单。

以2020年7月10日1.45%的持股比例为依据的话,磐京基金、杨子平、卢立女三方的持股比例合计达到了25.16%,已经超出了星海湾投资24.03%的持股比例。

但是,磐京基金和杨子平双方,一口咬定他们不是一致行动人,完全不具有任何关联关系。虽然根据天眼查显示,他们都是并且现在仍然都是庆成投资的股东,但这些都是相互独立的商业投资关系。

其实这个意思是,我要控制董事会,但是我还要顺便侮辱你们的智商。咋滴,我就说我们不是。

(数据来源:天眼查APP)

至于是还是不是,现在双方的律师都各执一词,实际情况是个行业内人士都懂的,这不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呢嘛。

2、杨子平发难

原来,虽然一路增持,但是表面还是和和气气的,但是从今年4月开始,发生了变化。

2020年4月25日,对于前十大股东之一辽宁迈克提名独立董事崔惠玉一事,杨子平投了弃权票,并且毫不避讳的发表了弃权意见,认为辽宁迈克持续减持公司股份,不应再提名独立董事。

仅仅三天之后,战火进一步升级,杨子平先后提出要罢免董事长、副董事长、独立董事,增补董事、独立董事等提案。

一个月后,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杨子平在董事会上对当时的实控人星海湾投资提出了多项质疑,诸如:大股东难道把上市公司规则当儿戏?董事会又把中小股东利益置于何地?等等。

这犀利的言辞,摆明着我们不再能继续和平滴好好玩耍了。

第一阶段战役的结果是,杨子平通过两次股东大会接连罢免了两位董事,获得了4个董事会席位,成功当上了董事长。另外,磐京基金的毛崴也获得了1个董事席位。

就这样,掌控董事会多数席位的杨子平,开始接连不断的召开董事会,要罢免总经理、解聘董秘、改组监事会成员,还要重新制定董事会议事规则、修改公司章程。

总之这意思,大连圣亚是我的了,我是大连圣亚的新主人。据说,他和毛崴二人,连大连证监局的工作都敢不配合了。

风云君还发现,杨子平提名的董事陈琛,与另一位董事毛崴之间,还有着微妙的关系。

要知道,就靠杨子平的个人持股要掌控董事会,显然不现实。

3、最后的角力?

不得不说,杨子平的这波操作确实让风云君也觉得溜。

当然,星海湾投资这方也不是吃素的,提出了诸多质疑,比如说召开紧急董事会议的紧急事由不成立、未通知监事列席、不允许公司高管列席、会议程序存在瑕疵等等。公司的200名员工联名还上访当地证监局、派出职工代表进驻董事会和监事会。

但是,星海湾投资这一不小心,手中的董事会席位竟然只剩下两个,虽然还有一个职工董事的支持,但是已经丢掉了董事会的多数。

9月7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吴建、梁爽两位董事罢免议案的通过,还增选了几个监事,由于双方意见目前还不同意,搞的股票软件里面显示大连圣亚目前有9个监事、11个董事。

如今,双方代表发表着相互独立的言论,律师也是各执一词。

二、小股东沦为博弈挡箭牌?

俗话说得好,谣言不找谨慎人,为啥是大连圣亚呢?

其实,对于大连圣亚,风云君早就关注过了,至于质地嘛,大家可以翻阅《大连圣亚: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在建项目资金承压》(下载市值风云APP,搜索关键词,阅读全文)。

1、老股东纷纷套现

要说大连圣亚的其他股东这两年可没闲着,北京市东方成长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早在2017年就套现了4,021.31万元。

N.Z. UNDERWATER WORLD ENGINEERING AND DEVELOPMENT CO LIMITED这位境外股东,也是在2017年底就开始频繁减持,至今已经套现了1.38亿元。

要说最不亦乐乎的是辽宁迈克这位股东。大连圣亚的股价随着增持举牌水涨船高,辽宁迈克最大的一波减持就是在这个时候,至今已经成功套现了2.20亿元。

大股东星海湾投资呢?被冻结了,不能减持!

早在2018年8月1日,大股东星海湾投资持有的24.03%股权就已经被全部冻结了,在一年多以后,还进一步被轮候冻结。如今,还被冻结着呢。

2、新股东热衷违规

但也别着急站队,磐京基金也不浪费“野蛮人”的称号。

在去年7月3日最开始举牌大连圣亚时,磐京基金声称自己没有一致行动人。随后却公然打脸,拉出了磐京稳赢3号基金各位一致行动人,这是他第一次公然打脸。

也许是为了降低敌人的警惕度,在第三次举牌后,磐京基金已经持股15%,并表示未来的增持计划为5%,却时隔不久上调了5%。这是他第二次公然打脸。

抛开这些不说,盘锦基金的毛崴在去年10月6日被立案调查,事由是涉嫌实施操作证券市场。

听说,前不久,磐京基金又举牌西安旅游了,这是疫情下抄底旅游资产吗?

其实,在注册制的背景下,别指望新的资本能带来多优质新资产,优质资产现在谁不独立去上市,不过也是搞搞资本运作了事,小股东权益不过是挡箭牌。

总结

最后,风云君在网上看到一个观点,非常认同。

从所有权与经营权相分离的角度来理解,“进不了自己公司大门”这种说法本身就是错误的,这种思维本身也是对小股东权益的漠视。

上市公司的股权是分散的,所有权也是分散的,只有广大投资人才是公司真正的所有者和主人,董事会也仅仅是接受股东会的委托,代为经营、管理和决策。

杨子平口里一再声称的进不了“自己”公司的大门,其实也是他内心想法的一种折射,他认为上市公司已经是他的了。

参考磐京基金等股东举牌过程中的违规表现,以及毛崴被立案调查,你指望他们能给上市公司带来什么优质资产或质的改变?呵呵呵呵呵,不过又是一波韭菜收割而已。

当股东的利益成为代理者之间争夺的牺牲品时,我们也需要进一步反思,如何让法律和制度更好的为广大中小股东提供保护。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布局创业板火爆行情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